關於部落格
Sometimes I wish that I could freeze the picture,


and save it from the funny tricks of time.
  • 129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陽光眷顧的人們2

關於精神相關疾病的照護現在的確比過去社會好很多 但是還是有太多有改善的空間 這些疾病有些是器質性的 像長了腦瘤的患者 有些是環境壓力 像長期有家暴先生外遇的婦女 有些是先天的 根據統計指出 精神疾病可能有家族史 可能是一起共同生活的環境影響或是基因遺傳...等 今天是青少年兒童病房及戒酒借毒病房 在院內的病房會分患者的程度而有管理的等級 若是較有逃跑意識的病房會有兩道門來管理 因為常常會有病人就躲在門旁邊趁門一打開就偷溜出去 或是餐車推入時的間隙溜走 還聽過有人就直接躲在餐車內 等到阿姨打開門才發現有人躲在裡面 Surprise~~ 今天去青少年兒童病房就見識到了 有一位小姐就手提著一堆東西等著我們推裡面那道門進去 其實我ㄧ度以為他是來訪視的家屬 直到旁邊的叔叔喲喝要他回去座位才知道她也是患者 我們要進去前似乎有發生狀況 不少壯漢在裡面 護理長也很緊繃的想要我們晚點進入 所以安全起見我們馬上進入護理站 在這裡才了解這邊護理站為什麼 只留一個高度來對外交談像有的郵局一樣 畢竟在照護別人的同時也要保護自己 在那裡 不像病房名稱字面上的意思 不知道為什麼也有很多看起來三四十歲的男女也有老奶奶 從病例中了解他們的背景及精神病介紹時可知 大多數從小就有精神相關疾病的孩子 幾乎都是因為家庭不健全或是長大的環境有問題 就像我們一般正常人 其實內心深處都有一些小時候不好的經驗 而影響我們對於一些事情的看法或是處理方式 只是我們很幸運 生活的環境很好身邊的人很好我們也知道如何控制自己 在那邊生活的患者 我也很難設身處地的去說了解他們的痛苦 我們看他們 不了解 也只會保護自己與他們保持距離 只是會擔心眼神會傷了他們 不忍心說的還有戒條 就是我們常看到白色的綁帶 站在護理站我好奇看了一下監視器 其中有一間 真的有人被綁在床上 其實這時候除了憐憫外 很多層面的想法都攪和在一起 被綁在床上 被關在病房區內 一個想掙脫布條 一個想乘別人進入時偷溜出去 每個人都想自由 但是回到社會 又是真的自由嗎? 路人給予的眼光其實也給他們很大的挫折 在戒酒戒毒病房則真的會精神很緊繃 進入的兩道門全部都是鐵門 不像之前的裡面那道門上半部還是透明玻璃 大概是因為住在裡面的其實大都沒精神疾病 都是意識清楚只是有酒癮跟會吸毒 一踏入 我們一群小孩就被靠在病房門口的阿姨掃視 討論我們應該只是實習的菜鳥 帶我們的營養師也是快速趕我們進護理站 我們站在裡面 很像動物園裡的動物 大概有三四位阿姨或叔叔就直接站在窗口直視我們很久 酒癮的人因為長期的酗酒 臉看起來都黑黑的 最後營養師帶我們參觀病房也要我們自己小心 準備要走出來時有位小姐也是湊過來找營養師說話 抱怨護士 我就站在營養師的旁邊 可以感受到一種緊張的氛圍 我想那小姐後來真的有一點點的情緒 營養師後來就把手伸出來圍著我 我也緊張的把手往後伸想抓住後面的同學消解不安 最後 要離開時仍是那兩道鐵門 營養師的逼逼卡感應完後 大家幾乎都是用衝的出去 直到裡面那道門關上 才稍微脫離了陰鬱的氣氛 其實在那裡也不是都那麼緊張可怕 有很多控制的很好的患者可以接受職能治療 譬如學習手工藝 也有一些課程像唱歌 跳舞 運動的 都可以幫助他們管理病情 甚至有的可以出外工作 大部分的人最易想像的應該是憂鬱患者 我們每個人都有憂鬱的時候 只是還在可控的範圍內 而憂鬱患者也是院內最易康復的人 在那裡居住的人們 其實都是經評估過後其具有復健潛能的 我們大部分熟知想像的精神疾病患者 是評估過後不可復原在收容所的他們 這兩天的衝擊跟看到一般病房或是急診室的血傷完全不同 看到他們空洞的眼神自己也會好似被抽乾了一樣 不過在碰到康復的差不多的先生或小姐 很熱情的跟我們打招呼 知道我們是實習生要我們加油的時候 心中原來有的難過就好很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